快捷搜索:

看得出来跑来这个中年男子实在太过焦急

萧天炎极其郁闷地,变成了秦阳的临时队员,跟在后面入了南波城。
 
    分院这边正如陈琪所说,大多数学员都没在院中,只有少数几个留守,看样子如果不是秦阳他们到来,这几个留守怕也是要被借到老君山去了。
 
    在几名留守的一番忙活之下,秦阳他们进行了简单的休整,秦阳就开始问陈琪具体的情况,到底发生了什么诡异的失踪事件,需要出动分院的力量。
 
    陈琪正要回答,那边气喘吁吁跑进来一人,跑得满头大汗的样子,一边跑一边喊:“听说秦院长的人到了是吗,十万火急,十万火急。”
 
    跑进院中的人,先是自顾狂灌了几口水后,才有些缓过神来的样子,说:“哪位是秦院长,快啊,十万火急。我们需要援助,陈管事跟咱们欧阳城主带去的人,快要撑不下去了。那边突然出一个女的,自称什么魔女,太生猛了。就这样,对,就这样……”
 
    看得出来跑来这个中年男子,实在太过焦急。说话时连说带比划的,跟个机关枪似的,一时间大量信息涌现,让人无法完全消化和吸收。
 
    一边的陈琪认得此人,是城主欧阳忠身边的一个管事姓白,叫白之栋。
 
    陈琪走到白之栋面前,说:“白管事,你慢些说,这位就是秦院长。”
 
    一边说着开妈引见白之栋过来见秦阳。
 
    白之栋见过秦阳后,说:“秦院长,是这么回事……”
 
    白之栋讲起了事情经过。
 
    大概一周前,南波城中有一户人,他家儿子上老君山去打柴,回来就说,自己一柴刀下去,山上就突然开了个大口子。
 
    “那口子大得老吓人了,我没胡说。里面好像还往外冒血呢。这段时间千万别上山打柴啊,会出人命的。”
 
    但是没人相信他说的话,都以为他是为了不让别人去那边打柴,而故意编的瞎话,毕竟现在正好是快要入冬时节。各家各户都要开始备入冬取暖的柴火。
 
    上等的木柴只有老君山才有。
 
    接下来随着大家陆续上山,却一个个有去无回。
 
    不只是上山的樵夫离奇失踪,这几天连过往的行人,也出现离奇的失踪事件,而且越发频繁起来。
 
    听到这里,秦阳问:“那第一个发现此事的樵夫呢?”
 
    白这栋答:“听说出了人命,那人吓得疯了,而且像是受到什么召唤,有一天偷跑到了山上,也跟着失踪了。出了这样的诡异事件,城主就像学院发出了求救令,源头果然就在老君山,而且真如樵夫所说,这么大一个坑。而且最近外出的南波圣女,也在回途中。”
 
    跟着白这栋又开始习惯性地比划起来。
 
    随着比划,白之栋又要讲述他们如何战斗,如何突然出现一个女人,自称是飞龙魔女,但是秦阳没空在听白之栋磨叽了,直接下令:“大家准备一下,随我上山!”
 
    秦阳带着队伍直接奔了老君山,白之栋只是普通人,看到一行人全都凌空而飞,发现了啧啧地赞叹声。
 
    到了老君山,秦阳发现白之栋说话有些水分,并不是那个飞龙魔女厉害,而是她身边那条巨蟒厉害。
 
    只那飞龙魔女用手一抚身边的巨蟒,那巨蟒就会张开大嘴,一团黑气喷出,跟着就有无数的凶兽被召唤出来。
 
    看来这魔女有某些可以控制巨蟒的手段。
 
    “救人!”
 
    秦阳果断下令。
 
    楚云霸当仁不让,长枪一扫,威力十足的猛虎霸王枪横扫一片。
 
    后面战天玄跟着一招天狼啸月,祭出狼牙刀又是击杀一片。
 
    本来随行的萧天炎只想过来打打酱油,但是这两人一出手之下,这些凶兽把秦阳他们整个队伍都当成了目标,萧天炎不得不出手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