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要听听看萧天炎能在背后耍出什么花样来了

 
    秦阳一听之下,萧立给萧天炎出的这计策果然够毒。
 
    原来他们是想把白晨悄悄给弄出城外,让其自生自灭,让秦阳他们到了烈火城没法跟圣光学院的人交代。
 
    不管怎么说,白晨是执行护送秦阳的任务,这护送途中突然下落不明,秦阳他们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
 
    秦阳不但听清了萧天炎的秘谋,也听到了孙不二跟白乐天的对话,当时就心中有了数。
 
    白乐天问孙不二:“孙老头儿,你也太狠了点吧,那白晨虽然是挺可气,你也不至于喂他吃毒药吧。”
 
    孙不二听完乐了:“啥?就那乳臭未干的小子,也配我老人家喂他毒药?我不过给他一定剂量的昏睡药跟哑药罢了。他不是喜欢通风报信么,对付话多的人就得让他多睡几天跟变几天哑巴。”
 
    秦阳这才明白,怪不得这个白晨老实多了,而且吃了睡睡了吃的,也不说话了,感情是孙不二给他吃了这药,当初秦阳也以为孙不二给他服了什么毒药,真把他毒傻了呢。
 
    收回《千里闻音》术,秦阳决定将计就计,心想:“你们想让我秦阳没法交代,到时候我看没法交代的是谁。”
 
    想到这里,秦阳高喊一声:“战天玄、楚云霸听令。”
 
    像如何暗中把萧立放走的白晨,暂时保护起来,这种事情肯定不适合剑奴干,只能这两人来做。
 
    秦阳把事情给二人交代清楚后,说:“去吧。”
 
    就这样萧立以为他星夜把白晨给放走了,没人知道,却不知道他前却才放走白晨,后面楚云霸就带人把白晨接走了。
 
    第二天,负责看管白晨的人,发现白晨不见了,急得大喊:“院长,白晨跑了,白晨跑了。”
 
    秦阳装出一付不知的样子,说:“什么,你们怎么办事的,还不快找。”
 
    南波城开始进行“地毯式”搜查。
 
    萧天炎也假意加入到了寻找大军,就这样“寻找”了一天无果,这时有人发现一件怪事,这一天时间都没有看见楚云霸,马上过来向秦阳汇报:“院长,这事本不该怀疑楚统管,但是今天从早到晚都没楚统管,会不会……”
 
    秦阳一拍桌子:“什么,楚云霸?好啊,战天玄你留在此地,彻底查清楚云霸之事,其他人休息一晚,明早出发,若是真找不到白晨,责任我秦阳来担,与诸位无关!至于楚云霸?天玄你若发现,自行便宜行事。”
 
    就这样秦阳决定,第二天带着队伍出发。
 
    萧天炎现在虽然身边无人,早就失去了学院大赛的资格,却依然跟着队伍前行。
 
    毕竟萧立和萧潜只能算是仆人,不能代表学院,而学院的精英,早就悉数归了秦阳麾下。
 
    对于已经失了资格的萧天炎还死皮赖脸跟着,青璃透出不屑:“我说萧少主,萧大圣子,别人是去参赛,您跟着去干嘛啊。”
 
    “本少主想去见见世面,不可以吗?圣女你又跟过去干什么?”萧天炎这会选择了隐忍,他就是要跟过去,看秦阳是怎么倒霉的,敢把圣光学院的人弄丢了,秦阳要如何交代,又如何担这责任,萧天炎还真是期待。
 
    而且白晨现在的样子,出了城遇险死掉,这事秦阳就更加没法交代。
 
    后面萧天炎的反问一出,青璃答:“萧少主能去,我为何不能去,我想看秦院长怎么赢比赛,不可以吗?总比有些人,还没开始就失了资格强。”
 
    “你……”
 
    萧天炎目光中全是仇视,但是下一秒他又蔫了,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实力不行,青璃不愧是上届圣子排行前三甲,萧天炎就算在狂,也能看出实力的差距。
 
    青璃继续挖苦说:“嘻嘻,我就说你这第一有水分吧,怎么不服咬我啊。嘻嘻。”
 
    青璃的加入,抢了不少剑奴的戏,让剑奴有些不开心,前面嘀咕着:“这小丫头,嘴真不饶人,我想说的话都让她给抢了。”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