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几人没想到萧天炎会大晚上还不睡跑这边来绕

发现前面一处凉亭内有人还在喝酒。
 
    “哥几个,你说跟那个萧天炎有什么好的,我看不如你们也跟我们一样,认秦阳当新主人得了。”
 
    “我们也想啊,但是你命好,有被萧天炎抛弃不要,而有了转投这个机会,咱们不行啊。”
 
    “这有啥啊,只要哥几个说句话,给引荐一下就是了,反正我发现跟着秦院长,比跟萧天炎强多了,来来喝酒。”
 
    萧天炎看到这里鼻子一歪:“你们干什么呢,想要背叛我?”
 
    “原来是少主,对不起少主。”
 
    几人没想到萧天炎会大晚上还不睡,跑这边来绕,都吓得跪倒在地上。
 
    “对不起?我看你们很对得起嘛,想走是么?都滚吧,有多过多滚多远!”
 
    气得萧天炎都不知道说什么好,哪知这几人一听萧天炎吐了这口,虽然知道是气头上的话,但是也当成了机会,有人仗着胆子过来说:“那……就多谢少主成全,哥几个,走!”
 
    “给本少主滚回来?”
 
    萧天炎没想到这几个家伙真做得出,不由大骂起来。
 
    “对不起少主,我们已经滚远啦,滚不回来啦!”
 
    这些人早就受够了萧天炎,得到这个机会,哪还会回头,这会儿恨不得就直接去了秦阳那边。
 
    “滚吧,滚吧都滚吧,永远不要回来!”
 
    这话一出,本来有几个没打算走的,也跟着走了。
 
    后面只留下萧天炎对着夜空,无尽的嚎叫之声:“啊!谁能告诉我,这到底是为什么啊,为什么啊!”
 
    现在秦阳又成功收了几个萧天炎的人,可以说除了几个死忠,萧天炎身边已经没什么人了,跟光标司令相差无几。
 
    “你们怎么不走?”
 
    萧天炎看着身边一根指头都能数得过来的几人,问了起来。
 
    这几人齐齐跪倒,异口同声:“我等誓死追随少主,绝不离开。”
 
    一听这时萧天炎大喜:“很好,本少主就需要你们这样的人。回去全都重重有赏。”
 
    如果这会萧天炎直接就给了赏赐,说不定这些人还会坚定信念,但是一句回去之后,让几人当中又有人动摇了,谁都知道萧天炎的回去之后,就是空口的承诺,回去以后?只怕毛都没有哦。
 
    最后萧天炎身边只剩下两人没走。
 
    “你们两个因何不走?”
 
    萧天炎简直气急败坏,刚才还发誓效忠,永不离开的几人,转眼工夫,已经去了秦阳那边,这两人还能信吗?
 
    “回少主,我二人愿为少主甘脑涂地,也在所不惜。”
 
    “甘脑涂地?”萧天炎表示值得怀疑。
 
    “少主若是不信,我现在就以死明志。”其中一个叫萧潜的人,说话间就抽出了随身的匕首。
 
    眼见萧潜就要把匕首扎进身体,萧天炎信了:“快快请起,本少主不过开个玩笑,你叫萧潜是么,很好!从此你就是本少主身边的护法,还有你萧立,你也一样,从此你二人就长随本少主身边吧。”
 
    “多谢少主。”
 
    二人全都过来朝萧天炎跪拜起来。
 
    萧潜起身,心想:“哼,要不是萧贵救我一命,并临行前在三交代,此行要我护少主周全,我萧潜怎么会为这样的人做事。男儿在世,当一诺千金,我既答应了萧贵,就算此行把性命搭上,也要践行我的诺言。”
 
    萧潜为了报恩,而萧立则是为了上位和野心。
 
    萧立心想,这会儿如果还能呆在这位少主身边,回去以后想必城主也会另眼相看,那时就是我萧立飞黄腾达的日子,以后谁管你萧天炎是谁,我萧立日后壮大,取而代之也未可知。
 
    许你们萧家之人,有蠢动之心,就不许我萧立想要谋你们萧家之位?
 
    有野心的萧立开始给萧天炎出主意:“少主,眼下虽然咱没实力报仇,但是也不能任人摆布,我有一个主意,一定会让秦阳知道疼字怎么写。”
 
    “什么主意,要是本少采纳,回去之后,重重有赏。”
 
    到了现在萧天炎还没有认清形势,依旧说着同样的承诺。
 
    当然萧立也知道萧天炎只会给这样的空头的承诺,却根本不在乎这些,萧立说:“能为少主效劳都是我应该,少主您俯耳过来。”
 
    萧立开始防备起萧潜,跟萧天炎耳语。这会的萧立可不敢断定萧潜是出于什么目的,到现在也不走,所以还是小心为上的好。
 
    两人一阵耳语过来,萧天炎抚掌大笑:“哈哈哈,好计!妙计!我看秦阳这回怎么死!萧立,主意既然是你出的,就交由你全权处理吧。”
 
    萧立领命:“是,谨尊少主吩咐,萧立这就为少主去办此事。”
 
    萧立才自离开,萧潜到了萧天炎近前:“少主,此人可信吗?”
 
    萧天炎大笑:“哈哈哈,你最好把那个吗去掉,知道你是为本少主好,但是你记得从今而后,你二人就是我萧天炎的左膀右臂,本少可不想到你二人互相猜忌。”
 
    萧潜只好道了一声是,跟着下去,心想不管怎样,我一定要保护少主的周全。萧立要是有不轨之心,我可不会轻饶。
 
    萧天炎自以为背后搞鬼,这事神不知鬼不觉,但是这一切却怎能逃得出秦阳的《千里闻音》术。
 
    对于接二连三萧天炎的人过来投靠,萧如列开始提醒秦阳:“主人,这种时候如果我是萧天炎,绝不会没有行动,就怕他此时背地在搞什么阴谋诡计,还是小心为妙。”
 
    秦阳觉得萧如列的担心不无道理。
 
    马上动用了千里闻音术,要听听看萧天炎能在背后耍出什么花样来了。
------------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