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青璃眼皮都没是入了南离界排行并且由那达女王

 
    萧天炎越是跟青璃拉近乎,青璃越是反感。
 
    青璃说:“萧少主,虽然您是圣子,但是我们不一样。”
 
    萧天炎不解:“怎么就不一样了?”
 
    青璃不冷不谈地说了句:“怎么萧少主还要要把话说明?”
 
    萧天炎说:“青璃圣女但说无妨。”
 
    青璃眼皮都没抬地说:“我是入了南离界排行,并且由那达女王亲封的,而你这个圣子,只是你的父亲城主封的,更何况你们萧家只是占了地处边陲的便宜,只怕你父样这城主的位子都未得到那达氏王族的承认吧。萧少主还要我说得更明白一些吗?”
 
    说白了,萧天炎虽然也是别人眼中的圣子,但是青璃根本就没有看得起他,而且他这个圣子之位,如果不是因为萧道衍的关系,里面有多少水分,谁知道呢。
 
    萧天炎脸憋得通红,好半天才说:“是么?反正今年过了学院间的大赛,就是随之而新一轮的圣子圣女排行了,没人敢说我没资格参赛吧,到时候我就跟你一样了。”
 
    青璃哼哼了一声:“萧少主这么自信,到是让青璃佩服,那个秦院长你慢些。”
 
    随着青璃的哼哼过后,她自顾去追前面的秦阳,把萧天炎给晾了起来。
 
    萧天炎面色铁青地看着飞走的青璃,心道:“这小丫头挺狂啊,你等着,早晚本少主后面的大赛力压众人,一定要让你跟本少胯下承欢,看你那时候还狂不狂了。”
 
    一直没有离开过边陲之地的萧天炎,在天炎城可以说横着走,所以离开天炎城,他也认为自己是天下无敌的,甚至觉得不管是这次他带队参加学院间的大赛,还是后面的圣子圣女排行,都是手到擒来的事。
 
    萧如列本想着借这个青璃敌视飞龙魔女的机会,跟她搞好关系,让她站在自己一边,哪想到碰了一鼻子灰,还被这丫头片子一通奚落。
 
    萧天炎暗中发誓,这个仇一定要报。
 
    回到南波城后,听说秦阳他们击退了飞龙魔女,城中百姓都在那里夹道相迎。
 
    城主欧阳忠宣布,今天是南波最重大的日子,取消戒严不说,还要大开城门,并且四处城门全都要放最绚丽的烟火以示庆祝。
 
    至于什么大摆宴席这种事,自不必说,整个南波简直比过年还要热闹。
 
    席间欧阳忠因为开心,就多喝了几杯,端着酒杯,两眼有些睁不开了,说:“秦院长,我都想好了,您带着队伍击退魔女之事,不日我将派白之栋亲自带了书表,前去奏报那达王族,只有得到那达氏的嘉奖才算对得起今日之事。”
 
    萧天炎听完心里就不爽,心中暗想:“看把你能的,不就是打败个飞龙魔女么,这种事情还要让报到那达王族,这也太抬举秦阳了吧。”
 
    虽然那达氏没有实权,甚至实质上早都不被各城主和学院放在眼里,但是那达王族的存在,是人们心中的一种精神图腾。
 
    如果能得到那达氏哪怕是口头的褒奖,也是无上的荣光。
 
    随着城主设宴完毕,回到分院,秦阳这边也有奖励给大家。
 
    一听说还有奖励,萧天炎来了精神头,在对付飞天魔女时,他只顾着后来躲在金刚壁垒里面了,哪还记得那些凶兽还掉落了什么东西。
 
    秦阳说:“现在大家各自报一下击杀凶兽的数量,剑奴你记录一下。”
 
    剑奴开始逐一问大家,这次战斗中都消灭了多少只凶兽,孙不二跟白乐天他们,做为绝世强者,自然不屑于这种分配,都直接退出了。
 
    所以这分配只是其他人之间的事情。
 
    当剑奴问到萧天炎这里时,萧天炎哪记得自己杀了几只,开始支吾起来:“好像是,我想想啊……”
 
    剑奴本来就不爽这个萧天炎,一听他犹豫起来,马上说:“这还要想?我看你战斗时一直躲在防御后面,好像也没出什么力,这样吧算你一只好了。”
 
    剑奴说完就要拿笔写下:“萧天炎击杀有功,成功击杀凶兽一只。”
 
    萧天炎当时就来火了:“你什么意思,本少主就算在躲在防御后面,也不只杀了一只吧。”
 
    “那几只,这样吧算你两只好了。”剑奴又加了一横。
 
    “两只?你当本少是吃干饭的?”萧天炎当然不同意。
 
    剑奴看了一眼:“这样啊,也是啊那就三只不能在多了,就这样,下一个,胡可。”
 
    说完剑奴直接无视萧天炎,开始问起下一个人。
 
    萧天炎虽然打斗的时候,后面躲起来了,但是心里却不服,心想着其他人也没好到哪去,凭什么只被剑奴只记录了三只的数量,气得在那里浑身发抖。
 
   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,让萧天炎简直想哭。
 
    秦阳宣布完规矩,萧天炎才知道,击杀数量是分配到东西多少的依据。
 
    “靠,给本少只记录了三只,岂不是轮到本少这里,毛都不剩下了?”
 
    心中抑郁不已,但是剑奴已经报上去了,一切都成了既定的事实。
 
    萧天炎无力改变,只能内心无尽的咆哮,却于事无补。
 
    而接下来的事情,萧天炎简直就是第二个白晨的翻版。
 
    萧天炎得到一个碎片,像是凶兽身上掉下来的鳞甲一样的东西,还只有指甲盖大小的那么一片。
 
    “不是吧,好歹本少主一招之下,也轰杀了那么多凶兽,就给我这个作为奖励?”
 
    萧天炎简直要气晕了。
 
    这时剑奴过来了:“萧少主家大业大的,应该看不上吧,我剑奴没见过世面,看这东西亮晶晶的挺好看,送我吧。”
 
    “喜欢拿去!”
 
    萧天炎感觉自己受到严重的污辱,打发叫花子还摸出几个小钱呢,给个破碎片算怎么回事,直接气得他把碎片甩给了剑奴。
 
    剑奴如同得到宝一样,到了秦阳面前:“主人,你看这东西好看不,这人眼神好像不好,我觉得这是个宝贝。”
 
    剑奴好像对于上次的事情习以为常了。
 
    秦阳拿在手上,跟着如同变了个戏法,惊呼起来:“剑奴我发现你越来越有眼力了,还真是块极品。”
 
    如果这会白晨还清醒,估计一准会狂笑起来,他原来不是唯一一个倒霉蛋。
------------
 
第七十三章 萧天炎秘谋
 
    萧天炎一听说是极品的宝贝,马上不要脸地大喊:“等一下,那是我的战利品。”
 
    剑奴马上跳了过来:“萧天炎,咱能要点脸不?你堂堂少主,说过不要的东西,咋还带往回要的?”
 
    “你……”
 
    萧天炎才要说什么,但是马上嘴巴张大,滞住了,不敢说后面的话,因为他看到孙不二手指头有要动的意思。
 
    吓得他直接退了回去。
 
    非常憋气的萧天炎,晚上怎么也睡不着,就想起来溜达一下,结果才出了房门口,发现前面一处凉亭内有人还在喝酒。
 
    “哥几个,你说跟那个萧天炎有什么好的,我看不如你们也跟我们一样,认秦阳当新主人得了。”
 
    “我们也想啊,但是你命好,有被萧天炎抛弃不要,而有了转投这个机会,咱们不行啊。”
 
    “这有啥啊,只要哥几个说句话,给引荐一下就是了,反正我发现跟着秦院长,比跟萧天炎强多了,来来喝酒。”
 
    萧天炎看到这里鼻子一歪:“你们干什么呢,想要背叛我?”
 
    “原来是少主,对不起少主。”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